您当前位置:主页 > 模拟试题 >

模拟试题Class teacher

以一以贯之的扶贫决心打赢脱贫攻坚战

2022-07-30 

 

 

  10月17日是我国第六个国家扶贫日,习对脱贫攻坚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当前,脱贫攻坚已到了决战决胜、全面收官的关键阶段。各地区各部门务必咬定目标、一鼓作气,坚决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着力补齐贫困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和饮水安全短板,确保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同全国人民一道迈入小康社会。

  当前,消除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两不愁、三保障”,打赢脱贫攻坚战指日可待。贫困人口数量的下降是衡量一个国家减贫成就最为敏感和关键的指标,无论用我国的官方贫困标准还是世界银行的国际标准,我国在减贫方面的成就都是显而易见的,按照每人每天1.9美元的国际贫困标准,从1981年末到2015年末,中国贫困发生率累计下降了87.6个百分点,年均下降2.6个百分点;同期全球贫困发生率累计下降32.2个百分点,年均下降0.9个百分点。2015年实施精准扶贫战略以来,中国每年脱贫人口规模在1000万左右,成为中国减贫速度最快的时期之一,到2018年底,我国贫困人口仅剩下1660万人,贫困发生率仅为1.7%。可以说,相较于与贫困斗争的世界各国,中国的成就最为突出。

  中国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显著的减贫成效,和中国政府一以贯之的扶贫决心是分不开的。从1980年开始,中国在经济还很不发达的情况下就设立了“支援经济不发达地区发展资金”,中央财政每年拿出5亿元,并且要求各个地方财政部门按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的30%-50%安排配套资金,来支持18个省(自治区)的经济不发达的革命老根据地、少数民族地区、边远地区以及穷困地区的经济发展。1986年,中国成立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开始了有针对性的大规模的开发式扶贫行动,确定了331个国家级贫困县,对这些贫困县提供财政专项资金扶持;1994年,中国政府颁布了《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将国家级贫困县的数量扩大到592个;2001年,虽然当时已经基本解决了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但中国政府不仅没有减少扶贫投入,当年还公布了《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虽然没有增加国家贫困县的总体数量,但是要求把东部地区的33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指标全部用到了中西部地区,并考虑到有大量贫困人口生活在非贫困县,全国识别了14.8万个贫困村,涉及到1861个县,扶贫成为一项全国性的工作。2011年,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大扶贫投入,保持592个国家贫困县的总量不变的同时,在全国划定了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并确定了680个片区县,其中包括440个国家级贫困县,使得2011年以来中国实际上的扶贫工作重点县的数量为832个,中国政府历次调整贫困县的数量和范围,将更多的地域纳入到扶贫的范畴,充分呈现了中国政府对扶贫工作的重视。

  此外,中国政府还根据我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同阶段,不断调整我国的贫困标准,经历了低水平生存标准、基本温饱标准到稳定温饱标准的发展阶段。1985年,国家统计局在1984年住户调查资料的基础上测算,当时的绝对贫困线年,国家统计局用世界银行的马丁法对贫困线进行了重新测算,确定了当时我国的贫困线年,考虑到我国贫困线标准过于苛刻,将很多贫困人群排挤在政策扶持的门槛之外,于是国家统计局又制定了一条低收入线年底,中国取消了绝对低贫困线元/年,按照这个贫困标准,2010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仅为2688万,贫困发生率仅为6.1%。如果按照这样一条基本温饱标准,农村贫困人口依然不能实现稳定脱贫,2011年中国政府又再一次提高了贫困标准,用2300元/年作为当前的贫困标准,比之前的标准提高了80%,用这调整后的贫困标准,测算出2012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数量为9000多万人,这些贫困人口成为我国近年来扶贫工作的扶持对象。不断调整贫困标准,再一次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对贫困问题的重视。

  明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胜之年,按照当前的扶贫投入和效果,消除现行贫困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已经不是一件难事,从我国政府在过去近40年的扶贫历程来看,打赢脱贫攻坚战绝不意味着中国政府将不再投入扶贫,调整贫困标准、提升扶贫目标、巩固脱贫成果,促进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衔接,真正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发展目标,将是未来我国扶贫工作新的使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