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考试日历 >

考试日历Class teacher

黄百韬死后七十年兵力竟然在坊间成“谜”说说总座粉丝错在哪

2022-08-06 

 

 

  黄百韬兵团的兵力本不是谜,之所以在坊间被某些人演绎成“谜”,其实就是有些人发明历史,大忽悠搅浑水。

  我几个月前写过一篇黄百韬兵团兵力的文章,依据《人民日报》刊登的淮海战役第一阶段华野、中野司令部联合发布的战报,根据歼敌正规军13万人(不含起义、投诚及非正规军)及番号,结合我军战史,推算了黄百韬兵团的兵力并做了说明。

  但是,有位仁兄不同意,写了一篇“笑谈某大学老师”的文章,除了嘲笑我用了小学算术外,还研究出黄百韬兵团共8万多人、碾庄只有5万多人的历史发明,并污蔑我军首长“好大喜功,虚报战功”。

  1、网上流传、却不见于正式文献的三野司令部《淮海战役总结材料》(以下简称“总结材料”)

  至于仁兄的其它观点,例如不计兵团部、军部直属兵力,把总兵力直接平均到师,就是出洋相闹笑话了。

  自己挑事,必然得不到别人的尊重;拿篡改的史料和断章取义的方式糊弄欺骗读者,这种装逼犯必然被打脸。

  但仁兄的有些建议我还是听了。比如他批评我不读刘峙回忆录,我马上找来学习。又比如他不爱听猪头,我决定对那位在回忆录中写自己是“庐陵自文天祥以来,五百年才出的这样一个人物”,以后不叫他猪将军,而是尊称总座。

  称仁兄为总座粉丝,就是因为他一再用刘峙回忆录当证据。粉丝,不就是坚定的支持者吗?总座粉丝,是不是这样?

  黄百韬西撤途中,加入了第44军,但第63军脱离兵团去了窑湾,可以近似认为兵团主力兵力大致不变。

  新安镇为撤退起点,兵力6万人,有总结材料为证;碾庄为撤退终点,渡河前战损约万人,兵力剩5万人,有刘峙回忆录为证,同时假电报上5万人为刘峙作证。

  兵团主力6万余人,由起点、终点兵力和假电报形成互相印证的链条,再加一个44军,共约8万多人。

  我拿出真电报来,造假事发,总座粉丝坚持起点、终点两头兵力不变,还问错哪儿了?

  看看,又玩学渣那套文字游戏弯弯绕。真电报出来后,原来的证据链条全塌了!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这个“碾庄前”不就是新安镇嘛,别说的这么遮遮掩掩,要不然线万余人往哪儿放?

  如果还像假电报一样,把这6万余人放在碾庄,刘峙回忆录就不成立;渡河时战损万人,起点新安镇就应该是7万余人了。

  所以,要坚持兵力不变,就得给线万余人再找个新地方。只有从原定的终点碾庄,转进到起点新安镇。

  当年黄百韬临死还在后悔耽误了“黄金48小时”,致使兵团在碾庄被歼,70多年后却在键盘上转进自如。电报真假他都对,总有一款适合您。

  由这个例子可以看出,那份网上流传、却不见于正式文献的三野司令部总结材料,其前后矛盾的数据,给了有心人断章取义的操作空间。

  伟人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今天咱们就认真地捋一下这份总结材料。

  应该说,总结材料对战役的脉络叙述得非常清晰,最后总结也很有见地。但令人费解的是,几乎所有关于兵力的关键数据,或者是前后矛盾,或者是存在硬伤。

  限于篇幅,总结材料中关于敌我双方参战总兵力前后矛盾的的硬伤,本文不再详述。

  一、总结材料前面写黄百韬兵团4个军6万人,加入一个军,歼敌数就变成了十余万人

  总结材料正文第4页的截图、以及第7页的这段文字,经常被用来当证据,见下图。

  问题出在第8页,如下图,“激战至22日晨,将敌黄伯韬兵团五个军十个师,十万余人,全部歼灭。”

  原来写的4个军6万人,加入第44军后,歼敌数却成了十万余人,这个帐是怎么算的?麻烦哪位给算算。

  “淮海战役的开始,我首先歼灭比较孤立位于河以东陇海铁路徐(州)海(州)段之敌黄伯韬兵团(七兵团)四个军、九个师、六万余人,为主要目的,以孤立徐州之敌,造成下一步作战的有利条件。”

  我们知道,25军下辖3个师,其中148师在宿县,其余63、64、100军均辖2个师。

  如果说的是建制,没有任何问题。但作为攻击目标,而且已经界定了“孤立位于运河以东陇海铁路徐(州)海(州)段”的地理范围,驻守津浦路上宿县的148师显然不算。不应该是8个师吗?

  歼灭黄维兵团的仗是中野为主打的,1949年1月3日给军委的《歼灭黄维兵团的作战总结》,就是邓政委和政治部主任张际春做出的。很显然,歼黄维兵团十万余人的战果统计,自然也是由中野上报的。

  黄百韬的电报共3页,我之前的文章贴过。电报中最重要的内容出现在在第一页:

  “南京总统蒋。密。战报。兵团奉令西移,虞日(7日)开动,因掩护九绥区撤退之军民五万余,连同兵团官兵六万余,车辆马匹无数,迤长百余里,均须通过运河桥。匪军见此弱点,以二、四、六、七、新八等纵队,先后由沂河、运河中间,南下截击。匪十一、十二纵队由猫儿窝、土山镇北上,向运河桥堵击。……”

  这段文字不难理解:无论是被掩护的5万余军民,还是承担掩护任务的官兵6万余人,都要通过运河桥过河。

  由此我们完全可以确定,63军不包含在这6万余人中。因为在6日的军事会议制定的撤退计划中,63军就已经被安排从窑湾镇渡运河西撤。

  这个计划,也被军长陈章实际执行了。他派第152师455团附两个师属工兵连开赴窑湾镇,为军主力渡河做准备。但由于我军迅速抵达运河西岸,计划无法实施。

  以上事实,152师师长雷秀民与副师长黎天荣、李友庄,均在《淮海战役亲历记》中有详细叙述。

  不多解释,这就是黄百韬临死前的“三不解”之一嘛。电报上“因掩护九绥区撤退之军民五万余”,也说得很明白。

  否则的话,真当一个多次杀害我军被俘战士的反动顽固分子,化作不顾自己安危,携民众过江的刘皇叔了?

  因此完全可以确定:电报上的兵团官兵6万余人,指的就是第25、64、100军这3个军。而总结材料中的4个军兵力6万人,无法解释这一点。

  综合以上,无论这份总结材料真实性如何,里面有关兵力的关键数据存在问题,是显而易见的。

  我最初也认为63军战役中被歼1.3万人,这个认识来自著名学者刘统的《华东解放战争》。但看了整编师的资料,我开始对此产生疑问。

  说到整编师,先普及一个概念。整编师下辖的旅为2团制,不同于后期3团制的师。二者做兵力对比,会闹笑线万人。兵力情况如下图。

  1947年6月,整63师由广东调往华东,153旅在鲁西南战役被我军全歼。新建的153旅改隶广州绥靖公暑,脱离师建制。

  师主力在华野外线兵团遂行开辟豫皖苏新区任务时,回防津浦路,并于11月调华中担任长江沿岸守备任务,期间战史资料没有显示与我军有大的战斗。

  1948年7月,该师改隶黄百韬第7兵团,建制改为军。淮海战役前,陈章接任军长。

  “窑湾战斗到12日凌晨结束,一纵全歼63军,加上前几天的战果,总共歼敌13 000余人。”

  这并不准确,按他列的参考文献,我查了黎天荣、李友庄在《淮海战役亲历记》中的回忆文章,第229页。但是,没有。

  其中,152师455团先期抵达窑湾做渡河准备;军长陈章完成掩护任务后,率军直及152师454团主力、456团撤往窑湾,在堰头(亦称埝头)遭到华野九纵袭击;186师下辖的556、557、558团,均出现在窑湾的防御部署中。

  “第9纵队追至宿迁堰头镇附近歼黄兵团第63军第152师一部。该纵第79团在追击中,被沂河挡住去路,第2连3班10名勇士,不顾冰水彻骨,奋勇跳入水中,用肩膀撑起两架木梯,搭起了一座“十人桥”,使部队迅速登上对岸。第1纵队则在窑湾镇追上并包围了第63军主力……(其它战斗略)……

  11日下午,第1纵队在窑湾歼灭第63军主力,中将军长陈章被击毙。这是淮海战役中第一个被全歼的正规军。”

  华野十一纵一部也参加了战斗,29军军史有更为详细的记载,见下图,并附窑湾战斗纪念馆说明。

  以上资料说明,在窑湾被一纵歼灭的1.3万余人是63军主力,不包括其它战斗的损失及溃逃人员。

  “9纵:纪集以东(已)无敌,26师在马圩与1、6纵会合。捻头之敌正攻击中。捻头战斗俘敌1337,缴八二炮6、六○炮14、重12、轻38、冲4、步388、短23、喷射器1。”

  九纵“十人桥”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次战斗中。堰头战斗与其它小规模战斗的歼敌数量无准确统计,溃逃之敌更是难以统计。

  写到这里,从整编师时期的兵力变化,到窑湾被全歼,可以打破63军只有1.3万人的刻板印象。

  63军兵力到底有多少,公开的战史资料没有详细数据。事实上,我军历次战役歼灭蒋军的各个兵团,也没有公布过每个军的具体兵力。

  资料注释中说明,原战报日期为1338年8月11日,编者经过考证,修订为12日。

  读到这里颇多感慨。我不知道战史编写人员是如何考证的,但可以想象,很多爱好者可能都没有读过的一次小型战斗总结,编者为了一个日期考证,不知查了多少档案。

  对一支经历过无数次大仗的部队来说,一次战斗的各种原始档案,如命令、日志、统计表等汇编在一起有多厚我不知道,但在部队战史中,可能都不一定独立成段,如歼灭63军的战斗过程。

  战史定论,就凭断章取义甚至是造假的几个资料,就那么好推翻吗?以这种水平,还敢号称还原历史真相,是否过分夸大了自己的能力?

  长期抹黑人民军队的光辉历史与优秀将领,是否在偏执的背后有着可诛的用心?我相信这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最后结尾,摘录时任“”战地视察官李以劻和第7兵团情报处长廖铁军的回忆资料,都有对黄百韬七兵团的兵力规模的描述,李以劻还谈到了七兵团伤员与溃散官兵到徐州的人数,供军迷朋友们参考。